《心迷宫》:善恶间的人性迷局

电影影评 • 413次浏览
心迷宫,人性迷局,霍卫民,王笑天,罗芸,忻钰坤,善恶迷局

  文/梦里诗书

  一个好故事便足以笃定电影的全部,《心迷宫》在多角色间游刃有余的的紧扣人物心灵,在多线索中营造了扑朔迷离的重重悬疑,在看似平凡的乡村里构筑了暗潮涌动的内容纵深,那挣扎于善恶人性间的“心迷宫”,变的仿若触手可及,扣人心弦。

  中国农村背景犹如纪录片式的聚焦,在伊始便呈现出了去粉墨的社会本态,而人物的内心把控更在第一时间便通过出色的镜头语境组织,在忧郁焦躁中呼之欲出,电影以一具焦尸为核心的衍生,在这个小村几户人家各怀心魔的演绎中,逐渐形成了一个出色的环状叙事结构,随着剧情的层层递进,矛盾重重的村长父子,饱受家暴摧残的农妇丽琴,计划私奔的少女黄欢,欠债的村痞白虎等等,《心迷宫》运用多人物群像串联起来了三组可独立却又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故事,构筑了一个难以揣测的善恶迷局。

心迷宫,善恶迷局

  “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这段《传习录》中王阳明对善恶的见解恰足以诠释电影对人性善恶的着点,《心迷宫》里的善与恶并非是单一的正反面,并没有绝对的角色分明,可为人立断的好与坏,电影精湛之处便在于将人性善恶的双面性以最耐人寻味的立体化予以了呈现,父与子的亲情,男与女的爱情,这些本自美好的情愫都成为了这场迷局里谎言欺骗的无奈,电影对人性复杂洞悉的深刻,甚令人不尽犹然想起了黑泽明的《罗生门》,惊艳的组织架构里包涵着人性本源的哲思。

  如此巧妙且逻辑严谨的剧情,在如今的中国电影里是屈指可数的,作为忻钰坤的处女首秀,《心迷宫》犹如一批黑马,令人惊诧,破碎式的剪辑却有能令观众犹如全知的上帝,看着这场命案下的众生走向各自的宿命,情感精神世界的崩离和父子二人最终在殡棺的伫立,更为升华了人性善恶迷途的内在纵深,但《心迷宫》同样碍于成本限制,亦有着诸多青涩之处,摄影的难如人意,近乎全部启用新人演技上的缺陷,并不恰当生硬过火的猩猩隐喻,造就了完美剧作下为人遗憾的缺陷。

心迷宫,人性迷局

  《心迷宫》是一场挣扎于善恶中的人性迷局,三组故事一场命案,电影以黑色幽默的荒诞和绝佳的悬疑,令人得以触探于人性的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