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电影影评 • 98次浏览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沈腾,德云社,岳云鹏,网红papi酱,电视咖张译,焦俊艳,方中信,吴镇宇,周星驰

集结了开心麻花的沈腾、德云社的岳云鹏、网红papi酱、电视咖张译、焦俊艳、“古惑仔”方中信和吴镇宇,《妖铃铃》是一部名副其实的“大杂烩”,以至于很多人都忽略了,其实吴君如想致敬的是周星驰。

文 | 吾亦凡

什么样的电影最适合贺岁档呢?中国电影市场向来让人捉摸不透。如果这个问题非要有一个标准答案,恐怕就是合家欢喜剧片了。

大家忙了一年,到了年底都想到电影院开怀大笑一下。至少在一个多小时之内,把绩效考核、父母催婚、每个月的房贷统统抛到脑后。

如果从这个维度上看《妖铃铃》还算是一部成功的电影,至少小岳岳的那句“和西游记里一模一样”真的是引发全场爆笑。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截止目前3.5亿的票房虽然不是特别高,但作为导演处女作来说不算低。超过了同期上映的王俊凯和迪丽热巴的《解忧杂货店》(2.1亿)和神仙姐姐刘亦菲“变脸出演”的《二代妖精》(2.6亿)。

然而,《妖铃铃》在豆瓣上的评分却是这样的两极分化。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不得不说,经过多年的烂片轰炸,火海里翻滚的观众们已经初步炼就了一双火眼。那么《妖铃铃》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电影?票房和口碑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大杂烩”电影已经失宠

东北的张译、沈腾、潘斌龙,河南的岳云鹏,上海的papi酱,香港的方中信、吴镇宇和吴君如。包揽了五湖四海,说《妖铃铃》是一部“大杂烩”式的喜剧一点也不为过。

回顾这几年的国产电影,走这样“大杂烩”路线的电影数量已经明显减少了。一方面成本不低,另一方面真的难有好口碑,收效甚微。除了“三建”(即《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这样需要诸多角色的电影之外,大部分电影都不会杂糅如此多不同地域、不同背景的演员。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实际上这样的现象也属正常。要知道,前些年“大杂烩”电影之所以能够盛行一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观众的猎奇心以及对于流量明星的心甘情愿买账。由于当时的影视内容题材尚不丰富,不同类型演员的混搭其实并不多。

早些年,小品有赵本山、范伟、高秀敏的“铁三角”,电视剧有张铁林、王刚、张国立的“三人组”,观众的厌倦感催生了一次混搭潮。但到了现在这种诉求已经充分被满足,原先的新鲜感已经逐渐消失殆尽,再想用这种“多撒网式”的概念吸引眼球就很难奏效了。

况且从这几年的国产电影,特别是喜剧电影来看,固定搭配又逐渐成为了一个趋势。开心麻花沈腾马丽,大鹏乔杉的“屌丝男士组合”,郭德纲的德云社等制作的影视剧都有着很深的搭伴儿烙印。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往大了说这叫标准化生产,就像麦当劳肯德基一样,里面的食品未必健康,但味道出来保证对胃口。虽然这些电影有好有坏,但在市场细分明确的情况下都会有自己的一部分受众。因为观众对这些电影有清楚的预期,对口味的电影才会掏钱买票,即便是看到了烂片,也可以全当给他们做贡献了。

但在《妖铃铃》中我们很难看出电影的风格。片中有多处都有周星驰港式喜剧的感觉,但沈腾、潘斌龙和两个扮鬼人又明显有着深深的东北喜剧的影子,加上岳云鹏一贯的耍贱卖萌,papi酱的“短视频”既视感。两个香港人方中信和吴镇宇的古惑仔反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甚至就像走错了片场。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走错片场,我们也很无奈啊!”

看不清主次的同时,观众也会产生对“主角”的模糊(严格意义说,本片没有男一和女一)。所有演员都在抢戏,谁能抢谁就是主角,谁嗓门大谁就多说话。所以从观感上看,《妖铃铃》中房客和开发商的对抗,倒不如说是房客之间的互撕来得更猛烈一些。

这就好像唐僧取经没带猪八戒和沙和尚,只带了三个孙悟空。这不是取经,是耍猴。

同理,把东北乱炖、河南烩面、上海小笼、港式煲仔丢在一起做出来的也一定不是什么美味,而是没有前菜主汤的流水席。

“致敬”太多,吴君如反而丢了自己

吴君如执导,陈可辛监制,大量所谓致敬周星驰的电影桥段,这部电影本意想做成港式喜剧的意图是十分明显的。但看过电影,我们会发现除了方中信、吴镇宇和吴君如三位香港演员出演之外,电影却没有看出什么港味。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造成这种情况的最重要原因,是吴君如对周星驰电影的误解以及什么都想要的贪心。新导演,最怕贪心。她以为只要跳了他的舞,模仿了他的形就是无厘头了。充斥着各色喜剧段子让观众捧腹,有个大团圆结局就是成功的喜剧吗?显然不是。

但周星驰的电影真的是这样么?看过星爷电影的人都知道,他的作品更多的是小人物逆袭,中间有许多打动人心的东西。想想《喜剧之王》里面,周星驰那句“我养你啊”以及张柏芝感动却不能接受的泪水;再想想《大话西游》那句“如果要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的经典誓言;《功夫》结尾小混混星仔的人生蜕变。哪个不是嬉笑怒骂之外言说了生活的苦。

周星驰的喜剧总能让人笑中带泪。于是,他的喜剧便自成一派。看看豆瓣评分,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一个小人物不仅让你笑,还在笑声中完成了成长,让电影完成精神升华,这才是周星驰的过人之处。

但当“铃姐”举着牌子抗议强拆,当他们扮成阎王去从开发商嘴里套话的时候,这并不是什么小人物逆袭,最多只是耍小聪明,甚至撒泼耍赖而已。这里没有人生的无奈,也没有所谓的个人成长,看到的只是证明无良开发商的儿子“很二”而已(当然那几个房客被假“丧尸”骗到,似乎也不聪明)。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纵览全片,整部电影让人最有感触的也就是“人梯”的一段,但依旧没有什么深层次的内容。这部电影真的让你大笑之后记住什么吗?没有。当所有人知道被沈腾演的开发商耍了之后,他们转身离开有让人想哭么?也没有。“铃姐”举标语示威有让你觉得很无奈么?更没有。

实际上这也是如今国产喜剧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许多喜剧都停留在“无脑搞笑”的层面上,对于这个最难的艺术形式没有更进一步的研究去挖掘它到底难在哪里。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单纯只码几个梗,耍几个花活,博观众一笑自然是小菜一碟。但一个梗不能常用,发明包袱周期很长,对味观众不容易,做成影视剧还要加上精神升华更是难上加难。

也正因为此,开心麻花的出现就显得难能可贵。而他们成功的关键正是长期打磨一个作品的耐心。无论是《夏洛特烦恼》《驴得水》还是《羞羞的铁拳》,都是整个团队在舞台剧中多年反复推敲打磨的结果。

《妖铃铃》:看喜剧电影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所以我们在看这些电影时,就能明显的感受到主创研究每个包袱的力度,以及符合当下观众需求的笑点。这些《妖铃铃》显然都不具备。

当然了,《妖铃铃》也并非没有半点好处,至少吴君如带着一帮天南海北的笑星让整个影院的人度过了不停爆笑的78分钟。

散场了,我们都不再记得这部电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