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又又又一次侮辱

电影影评 • 266次浏览
妖铃铃,玲姐大闹萌贵坊

开画前,导演、主演轮番“换位”,先后数次更名。首映礼,吴君如泪洒现场,声称“自己欠自己一张电影票”。足够的一地鸡毛,足够的情怀泛滥。

4.9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最后一次侮辱

开画后,《妖铃铃》成为元旦档新片最快破亿的电影,但豆瓣4.9分却是同期电影的最低分。然而,《妖铃铃》最让人尴尬的,还不是口碑稀烂,而是其口碑稀烂还票房高涨。

截止到发稿时间,上映第三天的《妖铃铃》票房已突破2.2亿,不仅超过《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解忧杂货店》,还很可能超过《妖猫传》的同期成绩(上映3天2.42亿)。

这种反市场规律、越骂越有票房的“烂片效应”,不是已经随着观众审美的提高成为过去式了吗?不是早该和《小时代》、《富春山居图》一起被扔进中国影史的垃圾堆里吗?这是回归返照,还是噩梦重来?

还好。这次应该被口诛笔伐的不是咱们观众,而是操纵排片主导市场的大公司们。元旦档新开画四部影片豆瓣均分5.7分,4.9分的《妖铃铃》却能让口碑最高的《芳华》排片减半,综合质量最高的《妖猫传》直接被挤出了主流竞争行列。

2017年内地票房重回高速增长模式,思想深刻、内容过硬的佳片涌现。但春节档里口碑稀烂的电影票房奇高,贺岁档中装疯喜剧“欺压”老炮儿。这是中国电影进步中的反复,还是转型中有人在“拖后腿”?

易名、挂名的背后

《妖铃铃》或许是贺岁档最“戏精”的电影。而这“戏外戏”背后,正是国产娱乐圈和电影工业的诸多“潜规则”。

4.9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最后一次侮辱

许多人记得《妖铃铃》改名,是因为吴君如认为片名可能会有一个好兆头,希望自己100分。但其实,“走了一个妖,多了一个铃”的正确翻译应该是,走了被“和谐”,求多点票房。

毕竟,“妖妖铃“的谐音,实在太容易被和谐。再加上故事讲的又是拆迁闹鬼,万一电影火了,舆论方向可能并非片方所能控制。

这倒也没什么,票房人人皆爱,避雷人人皆懂。但其实,《妖妖铃》也并非电影原名,早在上半年,由陈可辛、吴君如监制,曾国祥执导的《铃姐大闹萌贵坊》就宣布开机。

4.9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最后一次侮辱

香港最成功的“北上”导演,香港最成功的女笑星,外加因为《七月与安生》一炮而红的新生导演曾国祥,配置高、质量好。

但从开机到杀青,曾被官宣为导演的曾国祥到最后却变成了“义务”帮忙。片名也由《铃姐大闹萌贵坊》更名为《妖妖铃》。一时间,关于更名的疑问此消彼长。毕竟,这部电影更名的背后,是“挂名”的经典潜规则。

不少网友注意到,在很多公开场合,曾国祥曾表示,作为创作者找到自己想拍的故事才是最重要的,他更希望去拍摄自己想要表达的故事。从中似乎可以察觉到,曾国祥的出局是因为意见不合。在港片制作中,导演与片方意见不合导致出局是常有的事儿。

从片名风格来看,《铃姐大闹萌贵坊》比较贴近复古港片,《妖铃铃》更符合内地审美。虽然是一部电影,走的却是两个方向。前者,是老一辈电影人扶持年轻创作者的“口碑风”,后者是夫妻上阵的“商业质感”。无奈的是,后者可能更具商业噱头,也更接近开心麻花的“野心”

4.9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最后一次侮辱

现在电影口碑稀烂,尽管陈可辛和吴君如不停“发糖”,吴君如不惜用“吴君如欠吴君如”的情怀梗为自己拉票,但还是不得不面对这惨烈现实。而此时的曾国祥,心中又是是何种滋味?是感叹错失了票房,还是庆幸保住了口碑?

笑到爽,为何只打一星

硬糖君不得不承认,这部电影足以令人发笑。不说别的,单单靠着吴君如、岳云鹏、沈腾三个人,就足以起到令观众笑的效果。笑,是喜剧的基础,也是喜剧的根本。不能让人发笑,无疑是喜剧的挥刀自宫。

但奇怪的是,既然笑了,为何还打低分?

现在的观众,越来越难以取悦。笑可以,但不能是你硬咯吱我笑。尽管《妖铃铃》足够让人发笑,但笑料加工的却很粗糙。例如声画“脱节”,可以明显看出后期加工的痕迹。补录声音但没钱补录画面,必然让许多观众感觉“上当受骗”。而电影虽然走的“惊喜剧”路线,有致敬港片经典的意味,但取其糟粕,去其精华。学会了夸张做作,却没学会故事的缝合。

4.9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最后一次侮辱

《妖铃铃》的确有港式惊悚喜剧的外壳,但是诸多的“不如意”让电影缺乏支撑其野心的素质。看上去,只能是致敬不足,迎合有余。

影片融合了鬼片、喜剧片、丧尸片、歌舞片等多种类型。庞杂体系下,却难以有一个明确的中心和主线,这必然导致电影在观感上的尴尬。而岳云鹏、沈腾、papi酱都是“本色”出演,丝毫没有意外。他们努力将观众逗乐,但观众扭头就忘,忘了以后还不忘打个一星以表愤怒。

4.9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最后一次侮辱

《妖铃铃》和《羞羞的铁拳》不同之处,在于后者的纯粹。纯粹的让你笑,又纯粹的让你感动。在让观众张开大嘴的同时,又能灌入浓浓的鸡汤。《妖铃铃》复杂,但复杂的又很粗糙,尽管也能让人笑,但绝不能让观众满足,反而有被侮辱了智商之感。

或许,这也正是中国影迷走向理性的一个标志。电影的监制陈可辛表示,这部电影最开始是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主动找上陈可辛,而经历了曾国祥,最后落到了吴君如手里。

拉来了沈腾、配上了岳云鹏、papi酱,再加上南北各派喜剧人,电影是标准的“圈钱快餐”。只是如今,这种快餐已经明显“喂不饱”观众了。

市场是王道,哪来的“公平”

《妖铃铃》最初由开心麻花组盘并不意外。这两年开心麻花在影市大火,连续三部电影都取得成功。但因为核心艺人和公司绑定松散,除了主推其话剧IP改编的电影外,投资和“站队”其他电影,也是其必然选择。

而开心麻花如今拥有的“金字招牌”,注定让其作品领先在起跑线。今年暑期档,开心麻花站队《绝世高手》,国庆档主推《羞羞的铁拳》,贺岁档联合出品《妖铃铃》。

4.9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最后一次侮辱

开心麻花去年营利下滑,让其深感必须扩充业务线。但遗憾的是,其非主推电影均表现不佳。清一色的站队港式喜剧,是因为港式喜剧拥有数量可观的核心受众。相比雷点满满的国产喜剧,港式喜剧确实看起来更保险。

但尽管港式喜剧保险,想要高票房却异常困难。港式喜剧缺乏足够的票房支撑点,其创意不足更暴露出脱离时代的硬伤和战术上的明显偷懒。

但因为贺岁档一向有着“没有喜剧,算什么贺岁”的档期意识,《妖铃铃》还是被广泛看好。尤其是除了开心麻花,淘票票、横店影业坐镇联合出品,金逸、横店、淘票票、华夏联合发行。这些强势渠道,共同助力《妖铃铃》超出同期话题作品如《解忧杂货铺》、《二代妖精》和口碑作品《前任3》,拿下首日排片第一名。

在本就是“渠道为王”的热门档期,“排片之王”《妖铃铃》也就有了足够资本。尽管电影口碑不佳,但凭借其出色的资方,还是力保其单日票房前三。这或许就是中国电影某一层面的现状,你当然有机会像《摔跤吧!爸爸》、《芳华》那样以口碑逆袭,但更大概率是被《妖铃铃》这样的高排片电影直接三振出局。

4.9分的《妖铃铃》,是对2017年中国电影的最后一次侮辱

12月29日,贺岁档口碑第一的《芳华》排片屈居第五;12月30日,上座率奇高的《妖猫传》,在可怜的排片下已难有起色;12月31日,新片中上座垫底的《妖铃铃》,仍然保持着最高的排片占比。大导如冯小刚、陈凯歌犹无还手之力,更何况别人。可怕的是,仍有人用贺岁笑一笑替烂片“遮风避雨”。

气愤的不是《妖铃铃》两天1.5亿,气愤的是好片被挤压了空间,气愤的是我们到了电影院只能听从强势院线和发行方的安排。气愤的是这样的故事只要成功一次,势必大概率反复重演。